猫咪最新网址

【 .】,精彩免费!

有那么一瞬间,慕浅只想下意识将手里那幅画给揉了。

然而这念头刚一闪过,便只觉得舍不得。

毕竟这是霍祁然画的,而她只不过是帮他润色加工了一下而已。

不过一幅画而已,给他看看又有什么大不了?

想到这里,慕浅将心一横,认命一般地将画递向了身后。

然而递出去的瞬间,她心里还是有股不怎么舒服的念头一闪而过,忍不住伸手在自己勾勒过的人脸上抹了一把。

画纸上的水彩将干未干,她伸手一抹,直接就花了。

霍靳西接过画纸看到的,依旧是个面目模糊的人。

然而面目虽模糊,整体风格却还是在,绝对不单是霍祁然的画风。

只可惜那张脸,糊作一团,一丝可辨别的余地也无。

趁着他看画的瞬间,慕浅一闪身从他怀中溜了,回转身就对上霍靳西暗沉沉的眼眸。

可爱俏皮清纯mm生活照唯美动人

她不由得有些心虚,面上气势却更加足,“吓到我了!”

“是吗?”霍靳西手里依旧拿着那幅画,又看了一眼之后,才漫不经心地开口,“什么时候胆子变得这么小了?”

慕浅“哼”了一声,伸手拿过他手里的画作,一扭头又塞进了霍祁然的绘画本里。

“这是霍祁然的作业,不要搞坏了。”她说,“否则明天他跟急——”

刚说到这里,她蓦地想起来什么,转头看着他,“唔,明天他应该见不到,对吧?现在是凌晨两点,打算待到什么时候走?”

“中午十二点。”霍靳西一面回答,一面走到床边去看了看霍祁然。

慕浅蓦地挑了挑眉,“哇,足足十个小时哎,最近不是正忙吗?有这么多空余时间吗?”

霍靳西坐在床边,闻言回过头来看了她一眼,缓缓道:“我难得的空余时间,刚好夜难眠,不是正好?”

好?好什么好!

慕浅一听见这句话,迅速往床边上凑,准备趁机一把搂住霍祁然躲难的时候,自己却先被霍靳西给抓住了。

“我没有夜难眠。”慕浅连忙道,“我困着呢,躺下一分钟就能睡着——”

霍靳西却仿佛没有听见她的话。

她躺在他怀中的姿势和方位都太过就手,他听着她苍白无力的辩驳,一低头就吻住了她。

慕浅觉得这副任人摆布的姿势实在是不太舒服,忍不住挣扎了两下。

再然后,她就被霍靳西抱进了卫生间。

老式的卫生间经过匆忙的改造,并未改变原有格局,除了新的洁具,其余依旧是从前的模样。

有些昏暗,有些潮湿,一打开淋浴器,满室水雾蒸腾。

迷离水汽之中,慕浅被霍靳西圈在怀中,彻彻底底地洗了个干净。

两人分别日久,霍靳西久旷,自然不肯轻易放过她。

慕浅原本存了好些疑惑想要问他,却都在细密的水帘下被冲散,不知流去了何方……

……

翌日清晨,最早醒来的人是霍祁然。

作为一名即将进入小学校园的准小学生,他拥有良好的生活作息,精力高度充沛,每天早上六点半,便准备好了迎接崭新的一天。

只是今天这崭新的一天让他觉得有些迷茫——

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明明只有他和慕浅的,怎么早上醒来床上就多了个人,还和慕浅共同盖着一张被子?

认真而严谨的准小学生于是就坐在自己的被子上,盯着那两个熟睡中的人,仔细回想着自己昨天是不是漏掉了什么记忆。

霍靳西虽然睡着了,可终究是陌生地方,再加上他警觉性使然,原本就睡得很浅,房间内一有变化,他立刻就醒了过来。

谁曾想,刚一睁开眼睛,便对上了准小学生审视的目光。

父子俩静静对视了片刻,霍祁然忽然倾身向前,指了指慕浅露出的肩背上的一些痕迹。

霍靳西垂眸看了一眼,默默将被子拉高了一些。

慕浅皮肤实在太薄,稍微狠一点,便容易留下印子。

“没事。”霍靳西低声对霍祁然道,“擦了一下,不疼的。”

霍祁然一转手,又指上了他的肩头。

一个深深的牙印。

以慕浅的性子,受了折磨怎么可能不报复?这个牙印便是她回馈给他的。

“也不疼。”霍靳西说。

霍祁然将信将疑地又看了一会儿,不知怎么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是被抛弃的那个,于是委屈巴巴地嘟了嘴,从床上下来,可怜兮兮地去了卫生间。

卫生间里传来水声,一直躺在霍靳西怀中的慕浅缓缓睁开了眼

睛。

霍靳西垂眸看她,慕浅微微叹息了一声,说:“儿子酸了。”

“醒得倒是时候。”霍靳西说。

至少完美避开了霍祁然的审视。

慕浅哼了一声,却只是瞪着他,过了一会儿才微微哑着嗓子开口:“霍靳西,其实根本没有传说中那么忙对不对?”

先前她体力消耗得太过严重,这会儿经过休息缓了过来,才终于找到机会审问。

如果他真的那么忙,大半夜赶过来,还能那样,就真的……

还挺带劲。

慕浅没有将具体问题说出来,霍靳西却显然已经听明白了她的控诉。

只是这样的控诉,他甘之如饴。

霍靳西伸出手来将她往怀中又带了带,吓得慕浅不顾全身酸疼使劲地推他,生怕霍祁然出来看到什么不该看到的画面。

霍靳西到底也没真动心思,小闹两下就松开了她,慕浅这才抓住机会继续问:“最近到底忙什么呢?”

霍靳西听了,缓缓道:“不是已经从齐远那里知道了吗?”

慕浅蓦地咬了咬牙。

齐远这个该死的老实人,怕是这辈子都不会背叛霍靳西一丝一毫了!

不过既然话已经说开,她索性也就开门见山了。

“叶瑾帆真是冲着霍氏来的?”

“还不够明显吗?”

“那我有个疑问。”慕浅说,“既然他是打着陆氏的旗号来闹事的,们怎么会这么轻易地就知道背后的主使者其实是他?”

听到这个问题,霍靳西单手搁在脑后,静静看了她一眼。

不得不说,她把握关键信息的能力,还真不是一般强。

“因为我原本就一直在让人盯着他。”霍靳西回答。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