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色小视频

在他的印象中,简芷颜虽然在外的名声不太好,也不是什么温和的性子。可他却敢肯定她心肠不坏,待人也不错,设计沈慎之,给他下药这种事,他不相信简芷颜能做得出来。

可不是她做的,还会是谁做的?

这杯水确实是简芷颜递给沈慎之喝的,而且她从进门的时候开始,神态就不太对了,后来又给沈慎之的这个房间安装了摄像头……

这些,不得不让人怀疑她的目的。

况且,她没事在沈慎之房间里安装摄像头干什么?

话段子臻就说出来了,可沈慎之却坐着没有动。

段子臻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沈慎之嘴里是不敢相信是简芷颜做的,可心里……他其实已经觉得是简芷颜做的可能性很大了吧?

不然,他也不会去查证了,怕查证了会让自己失望吧?

对于他和简芷颜的事他知道得不清楚,可沈慎之自己是当事人,应该是清楚的。

或许就是因为清楚,他才知道简芷颜是真的有可能会这么做吧。

沈慎之捏起了一边的水杯想喝水,可他的手抖着,手中的杯子骤然捏不稳的掉在了地上,发出了巨大的响声,吓了段子臻和苏茜白一跳。

操场上的活力少女

然,更让他们吃惊的是沈慎之惨白的脸色。

“慎之……”

段子臻想说什么可也什么都说不出来,沈慎之也不理她,深邃的双眸里面各种情绪飞快的闪过,看起来有点诡异。

段子臻吞吞唾液。

“要不,我们去看看,让他静一静?”苏茜白提议。

“好。”

他们想要看监控视频,其实是很容易的,打了个电话出去,很快就有专人帮他们把今天早上沈慎之所住的房间这边走廊的监控调给了他们看。

在他和苏茜白进门之前,确实只有简芷颜一个人进入过沈慎之所住的地方。

而且,这个监控视频显然没有人动过,一点剪辑的痕迹都没有。

段子臻脸色一沉,顿时有点不忍心跟沈慎之说了。

“那……现在怎么办?”

“实话实说。”

不管怎么不忍心,还是得说的。

他们很快就回去了沈慎之的房间,可沈慎之房间他们怎么打,就是打不开了。

段子臻一愣,顿时担心了起来,不断的拍门,“慎之,慎之你在里面吗?开门啊!”

可不管他们怎么拍门,都没有人回应他们。

苏茜白:“会不会慎之已经……不在里面了?”

段子臻也觉得有可能,立刻又拨了个电话出去给沈慎之。

沈慎之那边电话是打通了,却没人接。

段子臻只好又拨了个电话给刚才监管酒店监控视频的人,问沈慎之有没有从这个房间里出来。

那边的人回应他,说沈慎之刚出门了,刚出了电梯。

段子臻立刻挂断电话,朝着电梯那边跑去。

“去找慎之?”

“嗯,他估计是去找芷芷了。”

出了电梯,段子臻不放心的又给沈慎之拨了个电话,这次沈慎之倒是接起来了。

段子臻不放心的立刻问:“慎之,你……你在哪里?”

沈慎之目光淡然的瞥了眼前面的路:“结果呢?”

“你——”

听着沈慎之和刚才颤抖时自言自语的话完不同的语气,段子臻反而不安的吞了吞唾液。

可,话还是的得实话实说的。

“从今天凌晨开始,在芷芷到你房间之前,没有人到过你的房间。”

沈慎之眼眸一闪,平静的脸上却掩饰不住他眼底滔天的怒火还有——

复杂难辨的情绪。

他挂了电话。

“慎之——”

段子臻见他挂了电话,也跑着出去驾车离开,前往简芷颜是公司。

“总经理,总经理?”

会议中,公司的部门经理叫简芷颜,简芷颜却心不在焉,人家叫了几声她都没听见。

林婉然见状,只好轻轻的扯了扯简芷颜的衣袖,“总经理……”

说话时,指了指讲台上说话的人。

简芷颜才回神,笑了下,地笑着点头,回答了对方的问话后,又陷入了沉思。

“总经理,您又有心思了?”

出了会议室,林婉然就问。

早上,简芷颜自从回来公司之后,就开始魂不守舍了。

简芷颜没回答。

也不知道是不是做了亏心事,心里心虚的谎,她总得在离开了沈慎之住的酒店之后,就开始心神不宁了。

这种感觉……闷得她有点不知所措。

林婉然叹气,想跟简芷颜说点什么,忽然的她就看到了沈慎之面沉如水,浑身散发这一股慑人的寒气的朝着他们走过来。

她一时间有点害怕沈慎之那阴沉得让人透不过气来的眼神,扯了扯简芷颜的衣袖,“总经理,是……是沈副总——”

简芷颜回神,抬眸就看到沈慎之气势凛然的走了过来。

她皱眉,正要开口问他怎么会到这边来,他忽然就伸手,那姿势,简芷颜以为他会打她的了,她吓得后退了一步。

可显然是她将他想得太卑鄙了,他没有打她,只是用力的攥住了她的手腕,拖着她往她的办公室走去,那力道似乎是要将她的手腕给捏断了才甘心,才得以泄恨才是!

沈慎之此举,公司所有人都朝着他们这边看了过来。

简芷颜脸色不佳,挣扎着,“你、你这是干什么?快放开我!”

沈慎之二话不说的直接将她拉进去了她的办公室,将她狠狠的掼在了墙边上,这个力道的撞击,简芷颜觉得自己刚吃到胃里的早餐都差点给吐出来了!

她咬牙,踢他,“你干什么?放开我,我的手好痛——唔——”

她话音刚落下想,他忽然用力的捏着她的下颌,疼得她觉得她两边的骨头都要给听掐断了,眼泪骤然从眼底流了出来,“你——”

“痛?”沈慎之脸色阴寒吓人,“很痛?有多痛?”

说话的时候,他毫不怜惜的更加用力的掐着她的下颚。

“唔,你干什——啊——痛,你……你放——”

简芷颜疼得眼珠子都凸出来了,看着这样的沈慎之,面对他的时候,许久没出现的恐惧顷刻间像是被毒蛇爬过似的颤抖了下,鸡皮疙瘩顿时爬满了她的四肢!

沈慎之掐着她下颚的力道不变,却将那个摄像头拿了出来,“这个是什么,你不陌生吧?”

简芷颜疼得说话的力气差点都没有了。

可看到沈慎之递到她眼前来的东西,她愣了下,惊愕的抬眸看向他。

原来,他是知道了。

这么快就知道了?怎么可能这么快?

Related